终成眷属 云上薇书包网:“粮食八连增”,存粮在哪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百科日报 时间:2019/12/12 11:21:41

粮食八连增”,存粮在哪里?

(2012-01-24 16:53:39) 转载标签:

杂谈

    《人民日报》2011年12月25日头版新闻:“粮食八连增,什么在支撑”,宣布“总产量迈上一万一千亿斤,人均达到852斤。”前多天“人民日报”报道复垦土地4000万亩。这些数字是否是带有很大水份的不实之词?工业产值上的水分有多大?统计人员心里明白,调整数字早已成为家常便饭。农业方面岂能老实的不“与时俱进”?“一直哄到国务院”不是假话,好在大家都一样,谁不说谁。粮食“八连增”的总产量只要没水分就是天大的好事,真的产出了那么多就是了不起的政绩。

 

    到底有无这么多粮食?恐怕作文的记者和记者引用农业部总经济师、新闻发言人给出这些数据的陈萌山,均内心无底。只讲产出了多少,未见任何核实的说法,极有可能是报表对报表的“帐帐相符”。

 

    随意虚报多混些钱无所谓,多少资金白白流入国外,国内人借机“混水摸鱼”也不是太大的事情,只要不带到国外去,性质也就不是很严重。现在只能退求其次,过高的要求脱离实际,还会招致更大的损失。把2000万亩说成6000万总比不干好。

 

    上届领导发现漏洞,怒查了许多大小粮库“空空如也”的无粮事件,至今也未纠正冒报之风,难免有疑问,不好相信数字的真实性。下层人员都知道怎么回事。当时有感而建了许多国家级的粮库,值得称颂。目前放开粮食市场,县级粮站职工买断,已不收粮,粮库也无存粮,纷纷另作他用。国家直管的粮库究竟能应付多大的需求供给?

 

    “民以食为天”,中国这么多人口,可耕地也不太好,缺粮了谁也供不起,有钱无粮咋办?“无粮不稳”的结论很中肯。粮食直补,执行中按地亩发放,并不按核实的种粮面积补贴。统计粮食产量多是点测估报,那里长势好些测那里,又是农民分散种植,这都不是几个人知道的事情。虚报养了多少牛出了多少钢,有害无大害,胡乱上报误导了粮食生产,酿成的后果是无法想像的巨大灾难。涉及粮食安全,目前的土地状况,怎能安然!

 

    农业部、各省市到底直管多少国家粮库?逐一核实库存现在恐不可能。干部频繁流动,干几年走人,谁愿惹火烧身?彻底摸清粮食存量也不是难事,把胡乱捐助国外、胡乱投资海外的资金拿些出来,招聘无事的学生和职工,组织10万人的队伍,在全国同时进行就可基本查清。避免过去查这儿把那里的拿来冒充。

 

    不但要搞清粮食的数量,还要查清质量,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粮食也应有所区别,“有粮”的内涵范围应不含有害的转基因大米、小麦、玉米等。

 

    粮食既然能保证供给,进口国外的转基因大豆玉米等纯属节外生枝,使得东北的大豆种植大面积萎缩,不堪设想的恶果已经凸现。“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世界”是合乎实际的至理明言。中国粮食生产的主动权应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堵住国外的渗透控制。住房穿着差点可以活下去,粮荒的情景非常凄惨,任何马虎都是犯罪行为。一日三餐的特点是剩一点都感到撑,少一点就觉得饿。

 

    农村房子大,鼓励农民自存至少够吃一年的粮油,城里人房屋再小也不至于放不下几袋面几桶油。以丰补歉,适当给些支持。1980年一个资料介绍在颗粒不收的情况下,美国的存粮保证全国够吃两年,苏联是一年另十个月,当时中国超过一年。现在不应低于这个水平,这不是“杞人无事忧天倾”吧?

 

    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不可抛弃,这是关乎粮食生产的基础,即使有18亿亩土地,旱涝保收的有多少?干旱缺水是大面积的。从河北宣化到内蒙锡林浩特连线以西,宣化到山西临汾、西安连线以北,甘肃、青海、新疆整个省区,内蒙大部,干旱缺水被形容为“困龙出鳖”。植被稀疏,旱地裸露,见风尘飞。西安至庆阳一带的沟壑干土层十几米厚,只能靠天吃饭。极度缺水和紫外线的照射,人颜失色,生计维艰。不积极创造条件改造是历史性的失误。

 

    美国加拿大等国地多人少,可耕地量大,很少复种。一般的推行免耕法种植,农业生产工业化,农作物品质好、成本底,具有很强的竞争力,进口到手的价格还低于国内的粮食销价。必须通过特殊政策平衡利益关系,保持国内价位的流通体系,力避因国外价格低冲击了国内的粮油市场。

 

    现在理应高度警惕帝国主义的粮食侵略战。你有粮时他低价倾销,使“谷贱伤农”,迫使农民减少粮食生产。出现粮荒,他却卡住脖子不给,惟恐天下不乱。东西方的隔阂短时难以消弥,过去和现在西方国家大都是这样同中国打交道。西方的经济学也是在政治统帅之下的,并不抛弃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差异做生意,也不是只要有钱就能进口到需求的粮食。“改开”中的“来往”下面是剑拔弩张的对立。

 

    不是帝国主义改变了对华敌视政策,而是毛主席建成了社会主义,核武器、卫星等成功,靠武力硬干已失去成功的可能性,持续的对抗已变得不合时宜,并非是顿悟到社会主义的正确性而痛改前非。帝国主义仍然还是帝国主义。

 

    “分田单干”搞得热火朝天时,有关资料大篇幅列举美国韩丁农场的集约化农业,一家一户占有大量土地,少数人保障了多数人的粮油肉蛋奶供应。我国无此条件,还得精耕细作。粮食供应丰富,主要得益于毛主席时代的化纤项目相继成功投产,好多亿亩棉田地改种粮食,也有化肥供应充足、机械化水平提高的因素。误认为“分田单干”解决了粮食问题是幼稚的、肤浅的。

 

    土地流转实质是可以买卖。从历史的经验看,有20年左右的短期效应,持续的结果是土地逐步兼并在少数人手里,巨量农民将一无所有,是亿万农民再现历史上流离失所的开始。30多年过去了,还有“分田单干”初的预期效果吗?酿成的“三农”问题积重难返。再允许土地流转(买卖)三十年后呢?

 

    基本(种粮)农田严卡狠管,再不宜减少,18亿亩雷打不动。茅于轼多次发表突破18亿亩的言论,实为祸国殃民之谈。食物来源不可能象穿衣一样靠非农业方式的化学合成解决,依然得靠土地种植提供。十多亿人的吃饭永远是个大问题。

 

    保18亿亩也是治标不治本,持续“土地流转”保不住。治本还得走农业集体化道路。历史上从未搞过农业集体化,一贯是单干农业,千百年来的千百万农民长期没有解决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死结,这点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那个不清楚?

 

    农民也应克服、抛弃自己小农经济的局限性。小岗村人无耻、可鄙、自私、短视的思维方式和弱点、缺点被恶意利用,理应自觉地引以为戒,把自己潜藏的主观能动性发挥出来。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包括社会制度方面的等、靠、要,得来的只能是一点可怜的施舍。如若有人组织合作化,不宜死反硬顶。

 

    培养些远虑近忧的理性意识。当拿到土地“确权”证书时,是否联想到先辈们在旧社会曾占有的那点土地,什么时候因未“确权”成了别人的?或被认定成不是自己的私有土地,失去了可以自由买卖的权利?贫下中农千百年什么时候摆脱了一贫如洗?

 

    还是逐步放弃“分田单干”好,既能解决“三农”问题,也能保证粮食生产的稳定性,把中国人民一劳永逸的从基本的生存线上解放出来,升华到衣食无忧的较高水平上。

 

 

    文/李甲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