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康市古山镇鲜花店:《诗经》的语言艺术新编 夏传才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百科日报 时间:2020/04/09 18:33:50

一《诗经》的语言

丰富的词汇

优美的声韵和双声叠韵

修辞的基本原则

假借和异文

二《诗经》的诗体

四言——上古诗体的革新

《诗经》的句型

四言诗举隅

杂言诗举隅

篇章句结构

三 重章叠唱

复沓结构的统计

借助音乐效果

加强主题

层层递进

复沓形式的变化

四 叠字叠句

叠字

叠字的变式

叠句

五 自然韵律

韵律之源

灵活的韵式韵法

节奏和声调

六 略说“六义”

经学的“六诗”和“六义’

文学家的“六义”说

风雅比兴传统

风、雅、颂三体的艺术特点

赋、比、兴三法酌而用之

七 论“赋”的艺术

抒情:直抒胸臆·意在言外

写景状物:形神俱似·情景交融

叙事:铺叙敷陈·对话、设问和反问

八 说“比”的艺术
    比体诗

明喻

隐喻

借喻

比拟

九 说“兴”的艺术

“兴”是诗歌的一种表现方法

历代论“兴”

“兴”有三类

“兴”和形象思维

十“言志”与“美刺”

开山的纲领

《诗经》十二例

歌颂和暴露

十一 论《诗经》中的民族史诗

关于史诗

《生民》

《公刘》

《绵》

《皇矣》

《大明》

结语

后 记

《诗经》的语言艺术特征

《诗经》的基本体裁诗四言诗。作为中国最先发展成熟的诗歌样式,显示了鲜明的艺术特色:

1、名词动词的多样与具象:

《诗经》中仅仅生物名词就有草本植物名词一百种,木本植物名词五十四种,鸟类名词三十八种,兽类名词二十七种,昆虫和鱼类名词四十一种,这些单字表现了人对动物和事物的联系的辩识能力。同时在不但同类事物的不同个体时,还没有形成抽象的类概念,而是用不同的单音词表示不同的个体。和名词的具象化特征一样,《诗经》中描写手的动作的动词多达五十,正说明他们对人的动作的细心观察和动词使用的具象化特征。

2、重(chong)字、双声、叠韵形容词摹声摹形的形象化:

重字如肃肃、翅翅、霏霏、灼灼;双声如参差、踟躇、辗转;叠韵如窈窕、崔巍、沃若,逍遥。这些重字和双声叠韵形容词,具有极强的艺术表现力,用它们描摹事物的声音与形貌,收到了非凡的艺术效果,在《诗经》形容词的使用中,重字形容词是最多的,诗人几乎可以用它来形容各种事物,成为中国诗歌史上独一无二的特有现象,构成了《诗经》语言使用中的最大特色。

3、节奏的韵律美和语言的音乐美:

A、《诗经》的押韵方式(三不一隔一到底):一是第三句不押韵,《关雎》首章;二是偶句押韵;三是一韵到底,《诗经》的押韵方式为中国诗歌格律诗押韵的民族形式奠定了基础。

B、《诗经》本来是配乐演唱的,它的语言运用自然要接受节奏韵律的影响,《诗经》中的双声叠韵,尤其是重言形容词的使用,最初就是动作音响的谐音和对音乐的模仿,因此很容易从中感受到强烈的音乐美。

4、重章复唱(回环复沓)的叠咏体抒情旋律美:

A、概念:一首诗由若干章构成,章与章之间字句基本相同,少数字词在对应位置依次变换,反复咏唱。

B、原因:《诗经》中的诗本来是入乐歌唱的,此唱彼和,一唱众和,男女对唱,或者为了尽兴而反复咏唱,这种联章复沓,反复咏唱的形式,不仅便于记忆传诵,而且能够充分抒情,形成回旋跌宕的艺术效果。

C、运用:a、相承递进,《周南·芣苢》各章只换几个动词,却逼真的表现了采集劳动中收获物由少到多,动作由慢到快的进展;《王风·采葛》写对人的思念,由三月到三秋再到三岁,充分表现了思念的日久弥笃;b、平行拓展:《郑风·将仲子》“父母之言亦可畏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表现出所受压力的多方面;c、尽兴抒情:《鄘风·相鼠》“人而无仪,不死何为?”“人而无止,不死何俟?”“人而无礼,胡不遄死?”一口气骂下去,痛快淋漓;《卫风·木瓜》只把所投、所报之物,由木瓜、琼琚换成木桃、琼瑶,木李、琼玖旧充分表现了对彼此之间甜蜜笃实的恋情的反复强调和以结永好的愿望的抒发。

D、效果:便于记忆和传诵,可以充分抒情达意,在重复中有变化,变化中有重复,就象音乐乐章不断出现主旋律一样形成回环跌宕的艺术效果。

赋比兴与抒情方式

A、赋:直陈铺叙,如《豳风·七月》;《采蘩》《卫风·氓》。

B、比:比喻形容——可以表现爱憎,如《硕鼠》《鄘风·墙有茨》《邶风·新台》;可以刻画人物,如《卫风·硕人》;可以描写心理,如《王风·黍离》;可以启迪哲理,如《小雅·鹤鸣》“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C、兴:借物起兴:在诗头或章端,诗人触景生情,先用一两句写一下周围景物,以引起下面的歌词--可以寓意,如;可以象征,如《周南·桃夭》;可以联想,如《周南·关雎》;可以烘托,如《邶风·谷风》;可以起韵,如;可以反兴,如《小雅·苕之华》;

D、抒情方式:直接抒情,直抒胸臆,如《小雅·雨无正》;间接抒情,委婉曲折,含蓄蕴籍,如《卫风·木瓜》;通过动作描写抒情,如《周南·卷而》;通过描写心理抒情,如《郑风·丰》;通过叙述事件抒情,如《卫风·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