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易美与尤尼康:日本人“自杀”的文化背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百科日报 时间:2019/12/06 13:41:24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李雪报道 据英国《卫报》8月3日报道,日本每年自杀人数已经连续十年超过3万人。自杀率居高不下不仅与经济衰退存在联系,也与传统文化因素密不可分。日本传统文化将自杀看作是负责任的行为。

  几乎平均15分钟就有一人自杀

  在过去十年里,日本每年自杀人数都超过3万人,相当于每15分钟有一人自杀。2007年,日本农业大臣松岗利胜在面对贪污调查时自杀身亡。同年晚些时候,日本政府发布白皮书,对自杀预防和应对措施进行彻底改革,承诺提供更好的心理辅导和热线服务。

  新当选的日本首相菅直人曾多次努力降低日本居高不下的自杀率,并将自杀行为看作是日本社会衰退的写照。他说,自己的首要政治目标就是将日本居民的不幸福感降至最低。

  通过自杀获得保险金偿还债务

  日本自杀率持续增长是社会态度、文化影响、经济因素和医疗服务相互作用的结果。日本自杀预防中心主任Yuzo Kato说:“无法应对社会压力而产生沮丧情绪是引发日本自杀事件的普遍因素。而这些社会压力来自于生活贫困或者失业。”日本股市在1997年暴跌导致许多企业倒闭,居民失去存款和工作。1998年日本自杀率大幅增长35%。从此以后,日本每年的自杀人数就一直保持在3万人以上。

  根据日本警视厅统计数据,大约1/4的自杀事件都与金融因素有关。许多自杀事件被外界描述为“为承担责任而自杀”。许多日本人希望承担还款的责任,通过死后获得的人寿保险金来偿还债务。经常有许多居民前往保险公司办理人寿保险,在死亡的时候家属可领取赔偿金。

  在金融危机发生同时,日本经济结构一直在调整。可以说,日本仍然是一个父权文化占据重要位置的社会,国民有很强的家庭和社会期望,但经济动荡加速了终身雇佣制文化的结束,从而使日本男性面临工作不安全感和失业带来的耻辱感。在此期间,社会不平等程度也开始加剧。

  传统文化将自杀看作是高尚行为

  在日本,自杀行为并没有其他宗教教义中的所包含的犯罪含义。社会仍然崇尚传统文化观念,将自杀看作是高尚的行为。老一代守旧派特别注重这一观念。虽然过分夸大这一观念是错误的行为,但这种心态还是很明显。日本右翼成员、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称,松岗利胜是一名真正的日本武士,因为他用自杀来维护自己的荣誉。石原慎太郎最近为一部名为“我将为你而死”的电影编写了剧本,美化神风敢死队在二战期间的自杀行为。

  防自杀热线面临资金短缺问题

  除了消除传统观念,日本还需要改善心理健康服务。虽然日本拥有设备精良的现代化医疗服务体系,但世界卫生组织仍然指出,提供社会服务的日本心理健康人员并不充足。据《日本时报》报道,日本最大的防自杀热线Inochi no Denwa碰到资金问题,无法筹集足够的资金保留免费咨询热线。这一个机构一共拥有300名志愿者,每年接听27000个电话。与之相比,英国撒马利坦会(Samaritans)每年接到的求助电话达到240万个。日本人从文化层面需要增强对寻求帮助的接受程度。

  降低日本自杀率需要采取措施应对日本社会对自杀的文化解读和心理健康情况、改善工作环境、使大众更容易接受更好的心理健康咨询服务、增加社会福利和推动经济增长。

    解读日本人自杀现象

    日本老年人自杀多由于健康和家庭问题。日本人工作的时候从不偷懒,“过劳死”的悲歌不绝于耳。但“过劳死”者毕竟是少数,累坏身体的人更多。据一位在日本公司就职的中国朋友说,他的顶头上司每天上班都提早一小时到,晚上12点还不回家,有时干脆睡在办公室。看上去很有精神,实际上外强中干,抽屉里满是提精神的药物。由于积劳成疾、到老病魔缠身,一些老人不堪忍受日本人自杀率高还有文化上的根源。

    同样是经济不景气,美国的自杀率却比日本少了一半,这与不同的文化背景有关。基督教文化认为自杀是罪恶,而日本却有一种赞美剖腹和殉情的传统。日本武士道文化对于增强日本人的向心力和集团归属意识有很大作用,但也有“轻生死”的糟粕。日本许多著名文学家最终选择自杀,如有岛武郎、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太宰治和三岛由纪夫等。日本的文学作品里也充斥着对殉情的描绘,常常美化这种多少有些病态的做法。最后还应该提到,在日本各种各样的宗教中,有不少属于邪教,因为它们宣扬世界末日论,无视人的生命的尊严,如奥姆真理教等。很多日本人笃信不移,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这样,很容易在贱踏别人的生命的同时,轻视自已的生命。而选择自杀,还总是选择在生日和敬老日自杀。因此,“纪念日自杀”在日本老年自杀者中占很大比例。

    为了减少自杀现象,日本政府已经采取了不少措施,其中包括拨专款成立防止自杀的机构,建筑设计师设计楼房时要让想自杀的人找不到跳楼的地方,车站安装防自杀镜和障碍物,保险公司取消了自杀死亡保险。然而,这些措施恐怕治标不治本,因为没有从思想深处解决问题。倒是有些民间机构搞“心的关怀”、“笑的运动”,一些学校也教育学生尊重生命,这算是抓到了问题的实质。(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