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内窥镜原理:宁愿做二奶也不嫁三种男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百科日报 时间:2019/12/13 13:23:33
       
  第一种男人
  姐姐给我张罗的第一个男朋友是胡军(化名)。说实话,胡军是一个非常细腻的男人,对女人很温柔很体贴。我要什么他给买什么,如果要天上的月亮,他都能想办法哄得我开怀,几乎一天要打四五个问候电话,问我在做什么,累不累,想吃点什么,准备去哪里玩,抽取纸用完了没有,卫生巾尺寸合不合适,每天都在提醒我要注意休息,要保持规律饮食,晚上下班到哪里接,如果去唱歌要不要找几个人陪等等。一开始我们恋爱的时候,我以为我遇到了梦中的白马王子,走了狗屎运。很多女孩子踏破铁鞋寻找的如意郎君,一下子就走进了我的心田,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几乎是陶醉了。
  但越往下发展,我感觉越不对劲,特别是一天晚上我们偷尝了禁果以后。胡军的关心越来越多了,几乎到了让我无法忍受的程度,电话由原来一天四五个发展到一天无数个。早晨刚开机,他的电话就进来了。问我刷牙了没有,洗脸了没有,吃早餐了没有,上班路上要小心,天气热也最好别穿裙子。我问他为什么不能穿裙子,他告诉我说大街上色狼多不安全,还说我已经是他的人了,要对我负责。上班途中,问我到哪里了,还有多久能到单位,打卡了没有,办公台有没有人帮清理。
  上班期间,他的电话或信息就没停过,一会一个电话,一会又一条信息。问我上班开不开心,有没有和男同事说话,和几个男同事说了话,和男同事出去都做了什么事情,有没有请吃饭喝茶,男同事有没有借机揩油。刚到下班时间,我的电话就被胡军占了线。问我事情做完了没有,要不要加班,不加班就赶紧回家,办公桌的抽屉要锁好,重要的文件最好锁在保险柜里,锁门的时候小心别挤了手。如果我下班要出去应酬,他的电话就更勤了,惟恐我被拐到了别人床上。
  突然有一天,胡军要我的手机密码和QQ密码,我很不情愿地给了他。胡军的理由很充分,要我的手机密码是为了给我办电话套餐,要QQ密码是为了帮我提升空间美感。直到有一天,我的一个男同事告诉我,胡军和他通了电话,问他和我的关系怎么样,是简单的同事还是不一般的朋友,并且还郑重其事地告诉我的同事,他是我的未来老公。后来发现,我手机上的来往号码没有一个他没有联系过,无论男的还是女的。胡军一天到晚挂在我的QQ上,还开的视屏,经常以我的名义和QQ上的朋友聊天,有时候还和我的男同学在网上争吵。我在单位同事和男同学面前,简直是抬不起头。
  一次出差,终于让我和胡军的缘分走到了尽头。我和单位的两男三女一起去北京出差,刚下飞机,胡军就质问我为什么半天不开机,发信息也不回,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了。我就非常恼火,把手机又关上了。回到宾馆,同事就劝我还是给他联系一下吧,否则他肯定吃不好睡不香。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他在电话那头痛哭失声,说要不立即回去,就死给我看。我解释说事情还没做,怎么能来了就回去。他说他不管这些,如果今天见不到我,晚上就割腕自杀,让我再也见不到他了。我怕他真的走了不归路,就在同事们的嘲笑声中返回了我所在的城市。
  我见到胡军就提出要和他分手。胡军感到不可理解,问我为什么。我回答说,不为什么,就是接受不了他太多的关心。胡军就哭了,说那都是因为太爱我了,怕失去我,怕我有什么闪失,怕我不小心心中有了别的男人。我已经习惯了他的眼泪,毅然决然和他结束了长达一年半的恋爱。
  我是一个女人,需要男人的关心和体贴,但决不是这种关心和体贴。我找的是一个疼爱我一生的老公,但决不是一只时刻不离我左右的电子眼。我需要男人,但不愿意从此失去自由。
  第二种男人
  25岁那年的秋天,姐姐又给我介绍了她单位的一个帅小伙,名叫杨晨(化名)。有了第一次的惨痛教训,我变得非常理智,不再会为婆婆妈妈的关心或体贴所打动。杨晨并不是这种人,喜欢运动和唱歌,也喜欢游山玩水。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就是在太湖岸边,看着美丽的景色,我们谈了很多不沾边的事情,他很健谈,甚至可以说是博古通今。我们很快就热恋了。
  杨晨和胡军的最大区别,就是关心人的时候恰到好处,偶尔的一个电话或信息都能让我高兴好几天。一天晚上,我们从练歌城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天在下着雨。杨就打车把我带到了他的住处,我们一起喝了几杯红酒,然后我就晕到在他的床上。许久没有亲近过男人的我很是投入,我们俩几乎是疯狂了一夜。早晨醒来,我头枕着杨的胸膛,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了。
  但这种幸福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和杨恋爱了半年,半年中我们只要在一起就是上床,就是做爱。话变得越来越少,一起出去吃饭或者唱歌或者旅游的机会也少得可怜。杨想和我上床的时候才会打电话或发信息给我,而且还是必须马上见到我。每次他出差回来,就直接到我的单位找我,让我请假,然后打车去他的住处。我有一次很不情愿,问他我们之间除了性就不能做点别的吗?他反问我,男女之间除了性爱还会有什么,难道你不感到性爱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吗?最可怕的一次,我身体极不舒服,他仍然坚持要做,结果我有了一种被强奸的感觉。
  我和杨在一起的时候,就趁他高兴的时候提起我们的婚事。杨一开始也希望把婚事办了,后来就劝我再等一两年,两个人还年轻谈婚论嫁为时过早。我是一个女人啊,求婚应该是男人的事情呀!有一段时间,我患了恐杨症,一看到他打来的电话手就哆嗦,一见到他的人就心抖,一到他的住处就想逃跑。
  我和他命中注定不是好姻缘,因此含着眼泪和他断绝了来往。我是女人,需要男人,当然也需要适当的性爱,但我决不是性奴隶。我需要宽泛的爱,并不是只有性。
  第三种男人
  经过两次恋爱打击,我变得成熟起来,不想再把自己的心随随便便交给一个男人。2006年11月份,经过朋友介绍,我认识了第三个男人赵涛(化名)。赵经营一家服装公司,经济条件和社会背景都很不错。朋友给我介绍说,赵虽然很富有很有地位,但是绝对不是那种粗俗的老板天天在外拈花惹草,而是一个责任感很强用情非常专一的极品男人。谨慎交往了一个多月后,朋友的话好象没有错。我开始动了心,和他谈起了恋爱。我在感情上已经很疲惫了,不想再出什么乱子。
  赵确实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当着我的面谈别的女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够接受已经恋爱失败两次的我,按他的条件周围希望他垂青的女孩子一定不少,难道就因为我的脸蛋和身材吗?赵某告诉我不完全是,朋友已经把我的前两次经历如实告诉了他,他认为经历过挫折的人才更懂得珍惜,他周围的漂亮女人也不少,大多数是看上了他的钱和地位,根本谈不上真爱。我被他的解释深深打动了,这就是我要找的男人,决定嫁给他。恋爱五个月后,也就是2007年3月底,在众人羡慕的歌颂声中,我们俩步入了婚姻殿堂。那一刻,我很庆幸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避风港。
  但老天又一次捉弄了我,让我欲哭无泪。并不是赵有了什么出轨行为,外面有了另外的女人,而是他越来越把金钱看得比他的命还重要。他经常通宵达旦地忙他的服装公司,家里的事情从来不过问,有时候经常不回家,甚至人都到了家门口又被朋友叫出去打牌或者喝酒了。他常常给我讲的一句话就是,钱都你管着,家里的事情别再烦我啦!我求他陪我去逛街,哪怕只是一次,他都说想买什么就买什么钱随便花,别象拖死狗一样拖着他。
  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望我的父母了,我买了礼品恳求他一起去看看。他说什么也不去。我几乎哭着说去尽尽子女的孝道,他很不耐烦,说还要怎么尽孝道?给你父母买了房子,置办了那么多家当,还买了个门面房,够老两口享受到老,这不是孝道是什么?4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母亲突然心脏病复发离开了人世,我几乎也想随着她老人家去了。我把这个噩耗告诉了他,他只是简单地安慰了一下,丢给了我五万元丧葬费,然后就和同事出去钓鱼了。母亲火葬的那一天,我真想一头撞死在水晶棺上。
  5月初,我怀上了孩子。我本以为赵会体贴我照顾我,会把视线从金银堆转移到家庭的幸福上。结果,我又错了。我一个人去医院检查,一个人去超市买各种各样的补品,一个人去菜市场选新鲜蔬菜,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一个人在床上独守清灯,一个人承受怀孕早期的痛苦和折磨。我把自己的孤独和伤感和盘拖出,希望赵多考虑一下家庭的未来。他一听就很恼火,他说有钱还怕什么,多请几个保姆,让他们陪着你不就不孤独了?或者买几个宠物逗逗解解闷子。我就发狠说,如果他认为金钱比孩子更重要,我就把孩子打掉。他坚持他的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真理,赌气住到公司去了,一住就是二十多天。这二十多天,我一个人独守空房,夜里常常被噩梦惊醒。我决定把孩子打掉,然后离婚。
  当我把离婚协议书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只是感觉把孩子打掉很可惜。他反复逼问我为什么要离婚,难道现在的经济条件还不能满足你吗?多少女人想撬你的行,放弃难道不觉得可惜吗?我说一点都不可惜。我嫁的是一个男人,而不是一堆金钱。我不能和一堆不知人间冷暖的金钱过一辈子。
  我是女人,但决不是男人的私有财产,我也需要自由自在的飞翔;我是女人,但决不是任何男人的性奴隶,我需要包括性爱在内的更广博的爱情;我是女人,但决不是金钱支配下的草包,我需要比金钱更珍贵的幸福生活。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真爱,我宁愿做男人的包二奶,也决不嫁这三种男人苟且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