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肚子咕噜咕噜叫:3000张LIFE民国34年到38年图像(二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百科日报 时间:2019/12/06 03:48:05
1801、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乘坐驳船逃离上海。1802、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乘坐驳船逃离上海1803、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乘坐驳船逃离上海。1804、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乘坐火车逃离上海。1805、
1948年11月,上海。准备逃离上海的女人和她的家当。1806、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乘坐火车逃离上海。1807、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乘坐驳船逃离上海。1808、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拥挤上火车逃离上海,一位抱孩子的少妇焦急地在火车下不知所措,这可能是最后一趟诺亚方舟。1809、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拥挤上轮船逃离上海,这可能是最后一趟诺亚方舟。1810、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在火车站等待逃离上海。1811、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拥挤上轮船逃离上海,这可能是最后一趟诺亚方舟。1812、
1948年11月,上海。国难当头,大批上海人在火车站自觉排队购买车票准备逃离上海。1813、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拥挤上火车逃离上海1814、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拥挤在轮船码头准备逃离上海,这可能是最后一趟诺亚方舟。1815、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拥挤上简陋的驳船和木船上逃离上海,这可能是最后一趟诺亚方舟。1816、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拥挤上轮船逃离上海,这可能是最后一趟诺亚方舟。1817、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拥挤上轮船逃离上海,这可能是最后一趟诺亚方舟。1818、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拥挤上轮船逃离上海,这可能是最后一趟诺亚方舟。1819、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拥挤上轮船逃离上海,这可能是最后一趟诺亚方舟。 一位上海妈妈抱着她的孩子开心地笑了。1820、
1948年11月,上海。简陋的木船也成为市民逃亡的运输工具。1821、
1948年11月,上海。大批上海人逃离上海,赶赴最后一趟诺亚方舟。 这是一张经典的照片,一位美丽的少妇带着她的所有行囊准备逃离上海。龙应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曾选用它。1822、
1948年11月,上海。南下广州的火车出发了,能逃离的上海人拥挤在火车上,他们中许多人再也没有回来过。1823、 
孙立人将军1824、 60军将士公墓
1825、 1948年营区战友留念1826、 
1946年新1军和新6军交换长春驻防仪式中1827、 长春外围战斗被G军俘虏的国军归队合影
1828、 
 长春驻军医院1829、 新7军训练照
1830、 伤兵也留影纪念
1831、
战地留影,1832、1833、
抗战中,中华民国国军总共伤亡三百二十一万人,两百多位国军将军阵亡,国军抗击着日军的所有甲级作战师团。同时,在中国战场被击毙的日军共六十多万人,在中国毙命的日军将领近一百三十人,其中被国军击毙的日军将领至少一百人。国军当之无愧是抗日的主力军1834、驻长春新6军的战地婚礼
1835、 
新7军少将龙国均1947年
1836、 
国军一个排的照片
1837、

长春保卫战中的国军女兵
1838、
 
长春市区骑摩托车的国军1839、 一张由3个人凑钱拍下的合影,1948年长春物价使普通士兵一个月军饷连一张照片都照不起,为了给家里邮一张相片,他们3个人合伙一起照.中间的是新7军的赵某,信里透露了这张照片的来历:父亲来信要我寄照片回家,正好2个同事去照,3个人一共6张,30万元,每人10万元.假如一个人独照的话每人要20万元.当时普通士兵月饷是20万元. 1840、 
 
新一军政工处派驻重炮营的一名连级少尉指导员.胡长庚,四川绵阳人,1926年生于四川绵阳县一个商人1841、 1946年11月驻吉林60军工兵第3连在北山公园合影
1842、1946年5月吉林老爷岭剿匪
1843、
长春市民学生欢迎国军进驻
1844、这个国军军官和太太,军服不错,人也精神
1845、
1948年12月,青岛。从各地共党控制区逃出的难民建立的临时住所。1846、
1948年12月,蚌埠。抽烟的女国军在前线,背景是火车站。
1847、
1948年12月,蚌埠。从中国北方蜂拥而入的难民坐在火车顶棚上,这是在Chang Pa Ling(?)火车站。1848、
1948年12月,蚌埠。国军士兵抬着伤兵。
1849、
1948年12月,蚌埠。国军士兵在前线微笑着剃光头,这是他们统帅蒋介石的头式。
1850、
1948年12月,南京。国军士兵在火车站向商贩购买物品,远处是送行的亲人们,他们将开赴共产党控制的华北地区。1851、
1948年,蚌埠。曹老集,国军防御工事,铁丝网围绕的碉堡。
1852、
1948年12月,蚌埠。国军卡车运输军事物资和援军抵达蚌埠火车站。1853、
1948年12月,蚌埠。从共产党占领区逃出的难民拥挤在铁路沿线,这是为他们搭建的帐篷1854、
1948年12月,蚌埠。国军士兵坐在火车上,他们刚抵达蚌埠火车站。1855、
1948年12月,蚌埠。国军士兵在乡下搬运装备,以抵抗周围数以百万计的共产党军队。1856、
1948年12月,青岛。华北地区难民蜂拥而入,这是青岛地方团体为难民提供食物的情形。1857、
1948年12月,蚌埠。国军进入市中区。1858、
1948年12月,中国安徽省。国军第九十九军的炮兵和他们的武器。1948年9月,恢复99军番号,军长胡长青,副军长胡建修,下辖艾瑗的92师和杨达的99师,杨汝贤的268师。1859、
1948年12月,蚌埠。难民和士兵拥挤在行进中的火车交接处。1860、
1948年12月,蚌埠。国军士兵紧急开赴前线,以救援被数以百万计的红色共产党军队分割包围的几只国军孤军。1861、
1948年12月,蚌埠。一个小村的乡绅用马车赶着自己的行李和粮食准备南下逃亡。1862、
1948年12月,蚌埠。南下的难民在一个集镇用餐。1863、
1948年12月,蚌埠。南下的难民,他们用骡马驮着所有能带走的家当。1864、
1948年12月,蚌埠。两个老太因为腿脚不便无法逃亡,留守在自家店铺内。1865、
1948年12月,青岛。华北地区逃离共产党控制区的难民住在垃圾堆搭建的帐篷里,无法抵御严寒。1866、
1948年12月,青岛。华北地区逃离共产党控制区的难民妈妈和她的儿子住在政府搭建的难民营里,相对其他后来的难民而言这几床被盖尚能抵御严寒。1867、
1948年12月,中国安徽省。国军第九十九军伙夫在杀鸡。1868、
1948年12月,蚌埠。淮河岸边的国军防御阵地和工事。1869、
1948年12月,蚌埠。国军士兵在午休。1870、
1948年12月,青岛。逃离共产党控制区的难民的临时住所。1871、
1948年12月,蚌埠。国军士兵肩挑背扛向淮河北岸移动,以解救被百万共产党军围困的国军。1872、
1948年12月,中国安徽省。国军哨兵在哨位就餐。1873、
1948年12月,蚌埠。Chang Pa Ling 火车站难民,提篮里不知装的什么。1874、
1948年12月,青岛。逃离共产党控制区的难民带着瓜皮帽,穿着厚棉袄。1875、
1948年12月,蚌埠。曹老集全景图,为防共产党军队抢滩登陆战,淮河岸边的集镇周围全部用木桩链接的铁丝网。1876、
1948年12月,南京。首批美国军援物资从日本抵达南京,有高射炮等。
1877、
1948年12月,南京。首批美国军援物资从日本抵达南京,这是码放在港口的弹药箱子。1878、
1948年12月,蚌埠。曹老集,被共产党军队炮击的国军战壕和坑道。1879、
1948年12月,蚌埠。村民们安葬一位60岁的中国女人,她因为给国军带路前往共产党控制区而被射杀。1880、
1948年12月,蚌埠。国军Hu Su (?)将军在前线。1881、
1948年12月,蚌埠。街景。1882、
1948年12月,蚌埠。城市全景图。1883、
1948年,中国上海。海关人员在码头检测准备外销美国的上海工业制成品。1884、
1948年,中国上海。黄浦江畔的大型现代化工厂。1885、
1948年,中国上海。外商独资企业。1886、
1948年,中国上海。一家即将兴办的大型无线电工厂车间内景。1887、
1948年,中国上海。华资工厂,开办于杨树浦的水厂。始建于公元1881年8月,建成于1883年8月1日正式向外供水的杨树浦水厂隶属于上海市自来水市北有限公司。它位于上海市区东部,杨浦大桥浦西段西侧,占地面积12.9万平方米,是全国供水行业建厂最早,生产能力最大的地面水厂之一。 建筑的外形为英国传统城堡形式,承重墙用清水砖墙,嵌以红砖腰线,周围墙身压顶雉堞缺口,雉堞的压顶及窗框、腰线等均用水泥粉出凸线,墙面转折交界处为水泥隅石形状,如同一座中古时代的英国城堡,尤其是那些装饰性元素,使这座建筑成了沪上工业厂房中的异数。1888、
1948年,中国上海。众多货轮停泊在码头等待装运纺织品及其他工业制成品。1889、
1948年,中国上海。舢板林立在码头,背景是等待运货的英国商船。1890、
1948年,中国上海。黄浦江上的帆船,背景是英国商船。1891、
1948年,中国青岛。黄海边的渔船,背景是德国风情的青岛老城。1892、
1948年,中国青岛。黄海边捕贝壳的渔夫。1893、
还好,这个水厂还在
1894、1895、
1948年12月,青岛。民间办的保安公司正在学校操场培训,操场中间是迎风招展的中华民国国旗。1896、
1948年12月,青岛。一家名叫“乐天饭店”的中国小餐馆,很多美国军人喜欢在此就餐,英文食谱上写着牛排、鸡肉、熏肉、火腿,也提供人力车出租服务。1897、
1948年12月,青岛。冬日的黄海之滨,海面上波光粼粼,岸边的青岛城恍然如亚洲的德国风光。1898、
1948年12月,青岛。开办于1938年的青岛高尔夫俱乐部,门扇上贴着历届优胜者姓名,1938~1939年为同一人WILLIANS,1940~1945年为日本人(1942~1945年又叫皇纪2062~2064年),1946~1947年为西方人。1899、
1948年12月,青岛。美国驻青岛总领事Robert C. Strong先生。1900、
1948年12月,上海。英国壳牌中国总部大楼门柱标志。
壳牌在中国的发展轨迹,已经超过一个世纪。历经超过百年的风风雨雨,壳牌对于中国市场的长久承诺始终不变。

早在十九世纪90年代初,壳牌运输贸易有限公司的始创人马科·森默和森姆·森默兄弟,便已开始把煤油输入中国,并在香港、上海、广州和厦门建立油库,后来与荷兰皇家石油公司合作经营远东的业务。

到二战前,壳牌在中国设立了超过50家附属公司,在约20个省份经营1000个经销处。大战期间,所有设备给日军占据,并严重破坏,一切经营活动停顿。

战后,壳牌的重建工作迅速进行。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49年成立时,壳牌已雇用员工超过1000人,其中包括35名外籍员工和4名华籍经理。

1950年后,壳牌继续在中国发展,并成为当时唯一一间留在中国经营的西方油公司。壳牌在上海的总办事处获准保留,直至1966年,该办事处才结束。与此同时,壳牌在香港的石油和化工产品的业务一直保持领先地位。

1970、71年,壳牌获邀参加广州交易会。1980年,壳牌在北京建立办事处,并伴随中国对外开放政策的深入而不断拓展业务,成为在中国投资最多的国际能源公司之一。